当前位置:首页/政法动态/法庭内外

五华区法院半年向代理律师发出40张《调查令》
发布时间:2016-04-13 14:21:07作者:五华区政法委来源:五华长安网

  以前去金融机构调查证据,律师往往会吃到“要保护客户隐私”的闭门羹。为强化当事人举证责任,弱化和规范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职权和范围,12日,五华区法院召开“‘实施民事诉讼调查令’新闻发布会”,公布试行《关于实施民事诉讼调查令的规定(试行)》半年来的成效。据悉,五华法院共发出40张《调查令》均得到被调查人配合。代理律师只要持有《调查令》,就可向有关单位或个人收集所需证据,这也是全省首家基层法院实施《调查令》。

  一张调查令代替两名干警协助当事人调取证据。   

  家住五华区的李先生和鲁女士,2015年协议离婚。离婚后不久,她发现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,有一笔婚内财产不知去向。经反复询问,李先生承认在2013年7月12日至同年11月6日期间,分13次通过银行转账给吴某某246.5万元。

  离婚时双方无任何财产分割,鲁女士认为这借款是婚内共同财产,和前夫多次催要借款无果,向五华区法院提交诉状。2015年7月21日,法院立案受理该起不当得利纠纷案。

  去年年底,合议庭组织第一次开庭审理,吴某某坚持称“钱是李先生赠予的,双方并没打欠条,不认可这笔欠债”。作为原告的李先生只能提供153万元的转款依据,剩余款项拿不出合理证据。法院宣布休庭,要求补充证据下一次开庭时提交,作为李先生的代理人——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关亚兰犯了难。   

  “剩下90多万转款证明对本案至关重要!”多次与银行打交道的关亚兰深知,银行为保护客户隐私,会拒绝调取转款交易明细。当她得知法院于2015年9月24日制定实施《关于民事诉讼调查令的规定<试行>》后,写了申请待法院审查后,向银行签发调取转账记录等情况证据的调查令。

  “按传统调取证据的方式,必须由两名以上在编干警前往进行。”关亚兰说,今年2月中旬,银行首次接触《调查令》后不知如何应对,致电主审法官实施调查令是否有法律依据等情况后,工作人员立即调出李先生转账给吴某某的交易明细,包括进出账卡号、交易时间和持卡人姓名。半年来发出40件调查令均得到被调查人配合。

  拿到至关重要的证据,被告吴某某不再抵赖。

  经合议庭组织调解,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:被告吴某某自愿偿还原告鲁女士、李先生不当得120万元,该款项在7月13日前,分两次分别偿还62万元和58万元。今年3月30日,法院下达《民事调解书》。当事双方在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名,产生法律效力。

  “调查令实施前,银行一般不会出具详细的交易信息,只有时间和转入账金额。”关亚兰表示,律师为当事人维权调取证据时,难免会出现调取证据不够及时、时间周期长的情况。该案得到银行支持,不仅节约法官和律师的办案时间,还降低当事人的诉讼成本。

  从《调查令》试行半年来,截止目前,五华区法院共发出40件《调查令》,均得到被调查人配合。在参会律师代表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鑫看来,试行成功有赖于全社会理解、共同配合和支持。

  “强化当事人举证责任,弱化和规范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职权和范围,是近几年来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重点。”五华区法院副院长杨文昆说,实施《调查令》对当事人而言,利于强化举证责任,化解因举证不能而败诉的风险;能规范律师代替当事人取证行为,弥补调查能力不足;利于树立法院公正裁判的形象,减轻调查压力,提高审判效率。(转载自:都市时报  )